流马

清楚自己

雨季

天空不是十分的干净,                                    

乌云开始笼罩着大地。

谁家刚晒的衣服还滴着水滴?

谁家的娃娃还在院子里游戏?

渡船的老叟戴上斗笠,

水中的鱼儿可劲呼吸。

谁家的孩子还在追蜻蜓嬉戏?

谁家的新房占领了这块荒地?

老屋的炊烟不再升起,

牧牛的孩童像在哭泣。

多少的春夏转眼交替,

一声春雷唤醒了雨季。

只是它已不再十七岁,

你也不再那么孩子气。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