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马

清楚自己

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我把春天锁在心房
生出了一些关于你的模样
所有的相逢,都那么恰如其分
遇见你,我找到了真的自己

初次见面时你害羞的脸庞
第一次牵手的圆形广场
你知道吗
阳光下你发尾飘散的香
温暖了我的时光

你担心的,总是一些琐碎的事
比如,美丽的衣裳,明天的梳妆
比如,爷爷的唠叨,昨夜被噩梦惊醒的慌张
不要彷徨
我会从夜里偷几点钟
陪你一起胡思和乱想

或许日子越过越单薄
但是每一天都值得我们去欣赏
过去的回忆悠悠摇晃
虽然我不是第一个出场
但愿意陪你捡起每一片流浪

爱情是从来不需要善良
逆风的方向,或许更适合飞翔
纵然这一生匆匆忙忙
也要乘风破浪,不负勇往
因为
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骏马

我很傻

她美如画

我时刻牵挂

却不敢去对话

我没有钱去买花

也不会耍酷弹吉他

更没拉风的红色宝马

我穿的衬衫都有二维码

你要大胆把她娶回家

她只负责貌美如花

你赚钱糊口养家

然后生个女娃

会自己长大

两人一马

奔天涯

骏马


棉花

白花花

风很凉快

在田间收获

我给你递上水

一望无际的庄稼

我说妈妈你累不累

你用手摸了摸我的头

说你不累叫我好好学习

看见你额头的汗我说“嗯”

我一定会好好念书的

你摸着我的脸笑了

我也跟着一起笑

你牵起我的手

说庄稼很美

我说全都

比不上

你的


我要走了

我要走了

被城市遮住的月亮

不要挡住我的流浪

追逐吞噬黑暗的阳光

我要走了

美丽的姑娘

在丢失岁月的路上

会有人给你做嫁衣裳

我要走了

从前的故事让它流淌

一杯酒饮尽过往

别再年少轻狂

我要走了

到一个油菜花开的地方

没有发达的网络,也没有城市的欲望

明朗的月光

我要走了

不要大包小包,不要悲伤

那里有诗人歌唱

那里的青稞酒,正香




一根婚前没抽的烟

以及一场婚后的外遇

像美酒和毒品

一发而不可收拾

应该杀了他的

在做爱的时候

或者杀了自己

在教堂祷告的时候


日子

用晚安锁住自己的心灵

在沉睡中希冀

七点三十分,让闹钟一直响下去

睡梦中,毫无顾忌

尿液,憋醒了自己

留意着单人床摇晃的影子

房间里投进一地阳光

向床下昏睡的兄弟要支烟

窗外的火车拉响了空旷的汽笛

在厕所门口幽暗的镜子前

透过烟雾凝视着自己

当胡须又增长了三毫米

被窝里埋葬了褪色的青春和心灵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很喜欢你,尤其是你双手插绿色风衣的风姿


听见你说,朝阳起又落


诗意的苟且

我想写一篇散文,但不会太长。你可以点赞,也可以屏蔽我。

是一篇鸡汤,给我自己的。也有那些和我有相同心境的人,或许这样的人很少。

一直以来,习惯了成为沉默的大多数,曾混迹于学生会,这点改了不少。但如今,在现实与表象之间,伪装狂欢,更多的是一个人的苟且。

先谈谈女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一个文科生,身边一直不缺少女生。但我终究还是一个人苟且。幸而也有几个好的闺蜜。这一点和本人性格很相关。大多数情况下她们都被抽象成朋友圈里的一个符号,只有一个昵称。她们接受了我微信的邀请,但并没有更多的交流。以前有交流的,现在也渐行渐远。我也忘了,当初为什么和某些人有那么多话说。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讨好了女性朋友,才能称霸朋友圈》,虽然文章内容和我说的并不同,但标题却深入我心。我的世界里,以男性朋友居多,现在的圈子里或许所谓的基友也各自心生厌倦了。我一直认为我不善于和女生交流,似乎之前这种能力得到过增强,但现在貌似又衰弱了。或许我是在装,外表很装的那种。。。很多的时候,也找女生交流,但却不知从何说起,好像都认为找某人聊天除了有事就是有追求的动机,没错,我是有这个倾向。大家的聊天都是有选择性的交往,如果对方的回应度不如你所想,于是在意愿和情感上就越来越没有交往的动力了。况且我深信,网络信息的表达是个人的一种文化输出,这种信息带有丰富的谋面。久而久之,身边都是一群男的,I'm not the only one,大家一起狂欢,一起落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在故事里都受着伤。

谈谈当下,活到24岁,还在啃老,表示一直很急。总听说,看到过同龄人甚至更小的人事业有成,这时总表现出一个屌丝内心的挣扎,我要奋斗,奋斗,奋斗不息。然后兄弟们一起去喝酒,继续狂欢,在狂欢中落寞,在落寞之后,又继续狂欢。似乎一直宣扬着,屌丝不哭,站起来,继续撸。

其实每每在黑夜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内心都觉得一种不安。黑夜它并没有让我觉得有种逃脱感,脱离这现实。我感到自己内心深深地不自信。我很有压力,但动力不再那么大,站在青春的边缘,仿佛早已经坠入了深渊。。读书并不是时刻都带给我平静,大多数时候都没有。我总想着外面的花花世界。。。

最后,我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我渴望爱情,也享受奋斗的感觉。我只是在自潮,在诗意的苟延馋喘,或许就只是在写作。

写一篇散文,不会很长。你可以点赞,也可以屏蔽我。